悠悠我心。【挖坑+正文】  016、幽棲野人家【改】

章節字數:3180  更新時間:13-06-21 19:46

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(1最快,10最慢)

    “喜歡,當然喜歡。”她眉眼彎彎,杏眸滿足的看向周圍的房屋,細細的打量,不時有一抹贊嘆的神色一閃而過,繼而又是淡淡的疑惑。為她清秀的面容增添了別樣的色彩。

    真是容易滿足的丫頭。卿華裳暗想道,“來,我們往這邊走。”他牽住她的手,饒過方才停留的地方,又轉了幾道彎兒,腳下的路忽然由寬大變得窄小起來,這邊的房屋大同小異,卻又別具風味。

    或高大或矮小的圍墻將房子團團的圍住,沐梨就算想有千只萬只的眼兒也大概的只能夠看到屋子的屋檐部分。白色和黑色交相輝映,相輔相成。

    沐梨的心神還未收回來,卿華裳急急的就將她拉走了。她步子不穩的只好隨著他快速向前。窄小的路又漸漸寬敞了。小路都是由青石板砌成的,與民居靠的極近的墻根還有青苔的痕跡,在蒼白的墻面留下淡淡墨綠的痕跡,似畫非畫,張牙舞爪卻又美麗妖嬈。

    大路的石板看的出打磨的很好,有著統一的紋路,看起來寬敞而明朗,卻因為過分的規矩讓人越發的想念小路的不同。

    這附近有一處非同尋常的宅邸,不出沐梨所料,數步后,他們的面前果然出現了一處宅邸。宅邸前有一灣清流,宅前砌起一座石橋。黝黑的大門與黛色的瓦粉白的墻面相輔相成,說不出的味道,門前的石獅子威武雄壯。

    雖然還沒有進到宅子里頭,沐梨不禁感嘆道,“真是漂亮。”門前的清流也不知是人造的還是原本就有的,與大門呼應極了!

    卿華裳帶著她走過石橋,“其實你不知道,我們腳下的橋。可是也會用來區分三六九等的人。不同的橋供不同身份的人來通行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麻煩?”沐梨不敢置信,這橋不該是隨處都有的么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皇上用的橋,兩側有漢白玉望柱。上面刻有盤龍祥云。臣子按等級分下去,有些也有望柱,柱頭是桃形的。”卿華裳這邊說著。

    沐梨已經從他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撫摸著橋上的望柱了。再看橋柱果然是桃形的,那這邊的宅邸估摸著就是朝臣的了,沐梨聳聳肩,將爪子收了回來,又想到皇上走的橋都是用漢白玉做望柱的,心里不禁一陣的激蕩,若是以后沒錢使了,去皇宮偷一個漢白玉望柱就行了。→_→

    “嘖嘖……不知道這家的官到底是多大的呢。”沐梨企盼的看著卿華裳。

    卿華裳神秘一笑,“你去看看門釘就知道了。”來到大門前,沐梨數了數門釘,一面門橫縱都是五個,也就是二十五個門釘,而兩面門加起來就是五十個門釘。她順便還摸了摸門釘,發現門釘不過是銅做的后就沒興致的放開了。

    “大概三品……”卿華裳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(⊙_⊙;)?這個也可以看出來?”沐梨覺得有些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橋不是證明身份的唯一標志。石獅、門釘彩畫和色彩這些一一都有規定,所以這個‘禮’也并不是說說而已的。”

    “嘖嘖……他們家是不是住海邊的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?!!!”

    “管的可真寬啊!”沐梨感嘆道,若是修個房子都這么麻煩,那還不如干脆不修了,浪跡天涯多好……

    卿華裳輕笑出聲,無奈的搖頭道,“正所謂,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啊!”

    “規矩還不都是人定的,活物與死物比起來,我從來不認為這些東西會比生命來的更重要。可他們偏偏要給他們畫上一個圈兒,說什么是規矩。只要是自己喜歡就好了,難道就是因為太過于喜歡,才不允許別人擁有。而自己不喜歡的,才丟給別人。那古人也不是常說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”沐梨燦燦的眸子看著卿華裳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喜歡的,不一定喜歡你。君王,擁有的多了。失去的也就多了。自古最寂寞的就是帝王。可明明知道那是最寂寞的,為何還是不顧一切的要奪取,不惜殺兄弒父,踩著滿地鮮血坐上這個至高無上的位置。被權力蒙蔽眼睛的人,沒有看清背后的孤寂,所以才會注定一輩子的孤寂。”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頭,似嘆息了一聲,輕聲道,“小丫頭,你還小,這個世界還很大。”

    說這句話的時候,卿華裳溫潤的面龐還是如舊的淡笑,沐梨的心一緊,抽痛了一下。她急急的上前牽住他的手,笑道,“看個房子罷了,哪里來的這么多感慨!”她撇過頭,不知為何,卿華裳說這番話的時候,她仿佛看見他的孤寂,蔓延在周身,散不開,趕不掉。

    “小丫頭就是不長記性。”卿華裳笑道,“都說了炎國人不管這個叫房子,喚作園林。”

    沐梨不依,不滿道,“不都一樣么!”說著就匆匆的進了門,眸子一轉,她急急的步子又停了下來,卿華裳對她時急時慢的性子已經習慣,心道這個小丫頭難不成又有奇怪的問題!沐梨脖子伸的長長的,小心翼翼的問道,“這邊,要不要收門票錢啊!”

    卿華裳無奈的搖了搖頭,緩緩道,“你放心好了,這邊不收門票錢的。”

    “當真?!”她似不信,又問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耐著性子,緩緩道,“當真!”

    她這才放下心來,抓住他的手就往里面奔去,“那我們趕快去看了,看完就可以回去吃午飯了。”聽著沐梨的話語,卿華裳又是氣又是笑,這丫頭,除了吃與睡,就不能換些新鮮花樣么。

    他使力將才蹦出兩步的沐梨給拉了回來,一臉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,淡笑道,“心急什么,游覽園林講究的是‘游’與‘停’,你這副火燒猴屁股的模樣,怕是讓別出心裁的造園者死也不瞑目吶!”

    沐梨縮了縮脖子,不滿道,“可別說的那么嚴重,幾處房子而已,哪里有什么別出心裁的地方。”她的水眸在卿華裳殷紅的唇上打量了小許時間,“就是有了你這張舌燦蓮花的嘴到處嚼舌根,死的也會被你說成活的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在教你東西,你個不知好歹的小丫頭!”卿華裳故意氣道。

    開始聽卿華裳叫著小丫頭她本是不甚在意的,想他想怎么叫就怎么叫。現在聽來卻是如蒼蠅般的刺耳,她不禁暗想道,自己到底是有多‘小’,為何他一直不停的叫著自己小丫頭,說起自己這個年齡也不小了。正是婚娶的好年紀,被他那么叫在嘴里,倒像一個長不大的奶娃兒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真的那么‘小’?讓卿公子忘了沐梨已經十六的事實了么?”她冷冷道,手下意識的松開了卿華裳的手,自己轉身就走,眼眶里的淚水不知為何凝聚在一起,她使力不讓它們掉出來,真是丟臉死了。

    都說女人心海底針,卿華裳聽見沐梨冷冷的話語,心道不好,怕這丫頭是生氣了。可這到底是為何生氣他卻一無所知。說她小丫頭,不過是覺得順口才掛在嘴邊的,他自然知道她是不‘小’的,也是自己從太子府將她帶出來的,不然現在這個丫頭也算是是個已婚的婦人了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”他住了口,又不知道該怎樣喚她,無可奈何的跟在沐梨后面,一方面是怕她在這園子里迷了路出不去,一方面也是想著法子來安慰她,“丫頭,你不喜歡這個稱呼,我以后不叫就是了,你……”似乎是看見沐梨眼睛里晶瑩的水珠,他張了張嘴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這個丫頭竟然哭了,他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。該上前去勸勸她?這么大,還真沒安慰過哭泣的女子,也活該自己遇到的女子都是該死的堅強罷,而這個丫頭,終究是需要保護的那個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丫頭……”他弱弱的壓低聲音跟在沐梨的身后喚了一聲,卻不想沐梨腳下的步子加快了。他倒是不怕,反正自身人高馬大,沐梨兩步的距離,他一步就剛好。

    這個樣子反倒更是惹了沐梨生氣,腳下的步子越來越快,非但沒有甩掉卿華裳,還累著了自己,自己腳下飛一般的跑了起來,他不過就是加快步子的事情。真是可惡極了。

    “你沒看見本姑娘心情不好,你就不能不跟著!”氣的沐梨炸了毛,捉急的停下自己的步子,沒有料到卿華裳的步子走的也是又急又快,一腦袋撞在了卿華裳的胸膛上,將翹鼻撞的生疼,沐梨捂住自己的鼻子,心里對卿華裳的建議更是大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本來壓抑在眼底的淚珠一下涌了出來,簌簌的落了下去,大有綿綿細雨的架勢,卿華裳見狀,心里也懊惱自己怎么跟沐梨一樣心急,大手輕輕的撥開沐梨的手,柔柔的為她揉捏著,擔心的問道,“還疼不疼,下次不要走的那么著急了。萬一撞上人怎么辦,幸好是撞上我,萬一是心懷不軌的惡人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你不就是個惡人!沐梨痛的鼻子眼睛全都擠到了一塊兒,那雙會說話的眼睛還不依不撓的盯著臉上帶著淡淡的焦急的卿華裳。殊不知自己的唇邊,悄然揚起了一抹笑花。

    “好些了沒有?”卿華裳將沐梨的鼻子揉的似乎是要滴出血一般。

    沐梨惱怒的盯著他,卻發現自己好像沒剛才那般生氣了。這個卿華裳,她惡狠狠的盯著那張溫柔俊逸的面容,果真是個禍水!

    卿華裳柔柔的一笑,“好了,我帶你去轉轉。”

    

打賞本章    舉報本章
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,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!
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
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
打賞查看
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
標題:
內容:
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
* 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。
* 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。

Copyright 2017 www.droaxv.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。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反動、影射政治、黃色、暴力、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,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,請舉報,連城將立刻刪除!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,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

關閉窗口
        
电子游戏3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