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世篇 寂寞風塵孤冷傲,初涉江湖情義真  第二章 孟代鐘鳴

章節字數:5297  更新時間:12-07-21 14:51

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(1最快,10最慢)

    “公子,近日這臨安城中的面生人是越來越多了,只怕有礙公子的計劃。”臨安集市之上,一名身著白色衣裘的男子腰繼一把血紅玉簫,其后的小廝亦是光鮮打扮,好不惹眼。

    “三日之后便是花魁大賽,此次賽事奪得花魁者不但可享盡江湖榮耀,更有知情者揚言,此次花魁得主啊,日后有望代替柳如艷接管“天下第一樓”,是你,你會不來嗎?”黑衣男子嬉皮說道,順勢舉起腰間玉簫,往小廝頭上便是一記,“我就說你那個笨啊,怎么跟本公子混啊!“

    “可是公子,你怎么知道血靈玉就在臨安?”小廝伸手撓了撓頭頂,不知是不解,還是被玉簫敲痛了。

    “說了多少遍了,別說話那么大聲,找死啊你!”白衣男子理了理寬大的衣袖,將嘴伏在小廝耳邊,一手伴側,說道:“這是我推測所得,近日我夜觀天象,天際東南方有妖星作祟,這是江湖風云變色的征兆,再說了,江湖“風靈子”的話會錯嗎?”

    “風……風靈子?誰……誰啊?”小廝聽罷,更是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
    “跟你說了多少遍了,風靈子在下秦鴻是也!”

    “是公子你?算了吧,阿敬還是回山莊,哪怕莊主責罵阿敬,阿敬也認了。”阿敬低下了頭,喃喃自語道。

    “哎,我說你這是什么意思,你是不信任你公子我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阿敬不信任公子,就是阿敬太信任公子了,才讓莊主杖打了二十大板,阿敬怕是跟不了公子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什么話,上次是意外,何況,我不也挨了師父不少罵了嗎?我跟你說,這次我的推測一定是對的,你就看著本公子是如何拿到血靈玉,拔出血靈劍,號令江湖吧!”秦鴻一想及自己將要號令江湖,心中極是興奮,全然沒有發現身邊的小廝阿敬早已無顏聽他的自吹自擂,徑自走開了……

    夜幕漸漸降臨,漫天的星辰本應是璀璨奪目,無奈今晚月色正是醉人,卻無一顆明星相伴,唯見天際的東南方向,一顆暗星光芒日益變盛,以其為中心的周圍盡是詭異淡淡紅光……

    簡陋的廂房中盡是鮮血濃稠的腥味,一老婦無力地躺在了病榻之上,其面色如宣紙般慘白無光,干裂得仿若溝壑的雙唇微微顫動,像是極力想說些什么,榻邊上的女子強忍心中怒火,眼角泛淚,卻是強顏般的歡笑。

    “菲兒,別哭,媽媽喜歡那個調皮的菲兒。”老婦伸出顫抖的手掌在榻邊女子臉上溫柔撫摸著,仿佛此情此景便是微顫一下就是永世的決絕。

    “媽媽,你不會有事的,菲兒這就去找大夫,你不會有事的……。不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媽媽都這么老了,即便沒有這五十杖罰,也是活不了幾年了,媽媽這一生中,最開心的便是見到你,而最遺憾的便是沒能見你嫁個好的夫君,還連累你流落青樓,是媽媽對…對不住你。”;老婦想及往事幕幕,腔中一股氣血凝結在喉,只見老婦忽的猛咳幾聲,氣血盡數被咳出體了外。

    “媽媽,你一定要撐住,別再說了,菲兒現在就去找大夫,現在就去……”孟天菲見著李媽媽吐出之血,早已泣不成聲,雙手顫抖地將李媽媽扶妥,正欲奪門而出,卻只覺身后一股虛脫之力拉扯。孟天菲緩緩轉過了頭,淚水沿著臉頰滴落在那雙冰涼入枯枝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媽媽——”孟天菲一把跪在了地上,握著那雙手,同樣的冰涼,那是唯一的手,自己于世間唯一的牽掛了。

    “菲兒,媽媽真的不行了,何況香滿樓的規矩你不是不知,醉紅花若知道你為我這受罰之人請大夫,必定責怪于你,你怎忍心讓媽媽白受了這杖刑?”李媽媽輕撫著孟天菲的臉頰,孟天菲將那只冰涼的手緊緊握在了手心,嘴角艱難顫動著說道,

    “可…可菲兒又怎可不顧您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菲兒,聽我把話說完,媽媽…媽媽怕再也不能說與你聽了。”老婦想及這生離死別,不禁淚眼婆娑,強壓住丹田之最后一口氣血,說道:“我從未說與你聽你父母之事,但…但你記著,日后你若能逃出這香滿樓,一定要去找一個人,那…那個人也許是這世間唯一知道你父母的人了,那人他叫…他叫玉…玉…江…紅…”

    “媽媽——媽媽——你醒醒啊,你怎可不要菲兒,你醒醒啊,你醒醒……”孟天菲使勁搖晃著李媽媽尚有一絲余溫的身體,苦澀的淚水沿著臉頰靜靜滑落,沒有一絲溫度的空氣,凝滯在那一秒,那一個世界,冰涼的心堂里是什么在滴落,無聲無息……

    “好!好!”堂下密密麻麻皆是觀舞之人,眾人的目光皆被臺上動人舞姿吸引而去,只見臺上女子輕紗裹胸,婀娜身姿在燈光之下若隱若顯,勾勒出跳跳迷人的曲線。女子身若盤蛇,實是極盡柔軟,堂下眾人看得皆是意醉神迷。

    忽而,一條絲帶自舞臺頂上急速旋轉飛入,女子順勢一躍,雙臂如藤枝般纏住絲帶,環繞著舞臺飛舞了起來,霎時臺上飛入無數純白花瓣,如同漫天飛舞的雪花,而女子所做之舞,正是江湖第一奇舞“漫花雪舞”。

    臺下眾人本來便看得是如癡如醉,現下又見此奇舞,自是滿座皆驚。

    “紫蘭姑娘的‘漫花雪舞’果然名不虛傳,幾日后的花魁大賽紫蘭姑娘必能一舉奪冠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妾身就謝過公子吉言了”鐘紫蘭聽到自己已被眾人認定為花魁大賽花魁人選,心中自是喜樂,繞臺的速度也是愈變愈快。沒有人注意到,堂下眾人中,有一人始終冰涼地注視著臺上懸掛的絲帶,那人身批護身鐵甲,一手隱于袖口當中,臉上盡是看不透的冷傲。

    隨著絲帶轉速的加快,美人身姿更是撩人,一時間,大堂中仿若置身天堂般讓人神往。忽的,臺上傳來陣陣撕裂聲,只見臺頂絲帶早已裂開了一大半,鐘紫蘭見此情景不由慌了神,緊緊拽住絲帶不放,不料絲帶因受力過猛瞬時斷裂,鐘紫蘭霎時重重摔在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你沒事吧!”孟天菲攙起倒在地上的鐘紫蘭,卻不料鐘紫蘭狠狠甩開了自己的手,緊接著便是重重一記耳光,堂下氣氛霎時凝滯在這忽如其來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你這賤人,我就知道這是你搞的鬼。”鐘紫蘭狠狠瞪了孟天菲一眼,厲聲喝道。

    “沒…我沒有啊。”孟天菲雖恨極了鐘紫蘭,但并無加害她之意,現糟這般冤枉,一時間不知言語了。

    “沒有?你以為我不知道打那老家伙死后,你便一直懷恨在心,現下竟敢加害于我,你不僅和你娘親一樣卑賤,還蛇蝎心腸!”

    “鐘紫蘭,你罵我便罷,你憑什么說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憑什么?就憑我是你主子!”鐘紫蘭氣惱罵道“奴婢就是奴婢,永遠都是卑賤的命!”

    “好一個卑賤的命!”堂下傳來一低沉的聲音,只見是一名身披鐵甲,面色黝黑的人開了口,“我聽聞漫花雪舞乃是前朝儷妃所作之舞,當世僅姑娘一人精通。可惜儷妃是溫婉賢淑,姑娘卻是這般尖酸刻薄,簡直是侮辱了漫花雪舞!”

    鐘紫蘭聞罷,心中更是氣惱,“你是何人,竟敢說我漫花雪舞的不是!”

    “戰飛鷹!”男子冷冷吐出三字,堂下眾人聽到此三字,立即驚出了一身冷汗,更有甚者竟雙腿顫抖了起來。

    鐘紫蘭雖不是江湖中人,卻也是聽過戰飛鷹的名號,傳聞此人乃天下第一神捕,一支鐵爪銀鉤更是殺人無數,當今皇上賜其先斬后奏的生殺大權,只要是有作奸犯科之人,無論權位,哪怕無十分確鑿證據,只要是他認定的犯人,皆可先斬后奏。因而江湖人稱“追命閻羅戰飛鷹”。

    鐘紫蘭聽見這三字,亦是心生畏懼,卻不敢再說什么過分的言語,只是冷笑道:“你好大的面子,想來你也用不著什么玉墜了。哼!”便拂袖而去。眾人見狀,紛紛散了場去。

    孟天菲雖急于拿回玉墜,卻心知鐘紫蘭必不應允,只得作罷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,救了我!”孟天菲說道。

    戰飛鷹在江湖上聽到多半是求饒的話,第一次聽見謝恩,倒不自在了起來。“沒什么,只是你…不怕我?”

    孟天菲聞言微微一笑,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該怕你嗎?一來,我不是作奸犯科之人,自是用不著躲你避你,二來,多虧了你,我才免受一頓責罰,說起來你還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又何須怕你呢!”

    “可江湖的人都怕我,只因我這只鐵爪銀鉤殺戮太盛,他們都懼怕我的力量。”戰飛鷹將袖中之物伸出,一只銀色鐵爪漸漸露了出來,爪上無一絲瑕疵,三根爪條根根尖銳,確有奪魂的氣魄。

    “你殺的都是罪有應得之人,又豈能說是殺戮呢!”

    戰飛鷹聞言,呆呆望了望孟天菲,從腰間掏出了一只黑毛令牌,說道:“你是善人,只是你沒有武藝,不能自保。我戰飛鷹見不到善人受欺凌,這令牌你且拿著,日后你若能出這天下第一樓,興許可保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這我不能要”孟天菲見來人非親非故,自是不肯受此大禮,但又見戰飛鷹目光堅定,只得將令牌收于囊中,道謝了一聲便匆匆離去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樓的夜晚總是寧靜的,正如戰飛鷹所說,這是力量的懼怕。廂房的燈熄了好一會兒,來往的婢女也都在后堂入睡了,靜謐的深夜好不慎人。一道身影靜悄悄地穿過樹影,在一廂房面前停住了腳步。廂房的門緩緩打開,緊接著輕輕關了上去,一切仿若并未發生,不會有人發現這一切,正如螳螂捕蟬,絕不會發現黃雀在后……

    房中黑漆漆一片,人影在柜子更前摸索著,是在找著什么。在一個隱秘的衣柜里,一個盒子引起了人影的注意,果不其然,人影應是找到了,漆黑的房間頓時明亮了。不知什么時候,房間的主人醒了,默默注視著這詭異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。”鐘紫蘭冷冷問道。人影自是孟天菲,孟天菲自知鐘紫蘭不愿將玉墜還于自己,便想來個盜取之法,讓她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,算了,我也不怕告訴你,我就是來拿回我的玉墜的,怎樣?”

    “拿回?哈哈哈!這是我的房間,你分明是進來偷東西的!”

    “你胡說,這玉墜,分明是我的。”孟天菲將玉墜拿起,脫口而出道,就在說完這句,孟天菲忽然好想明白了什么,說道:“你…你想污蔑我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倒也不傻,你進的是我的屋,現在只要我一大叫,你便是死罪難逃,又有誰會在意你進來拿的是什么呢?”鐘紫蘭陰著臉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別叫!”孟天菲心中恐懼之感油然而生,當即上前捂住了鐘紫蘭的嘴巴。鐘紫蘭自是不肯作罷,將孟天菲的手指拼了命地掰開,孟天菲被掰得生疼,情急之下向鐘紫蘭后背便是用力一推,一舉將鐘紫蘭推倒,只見鐘紫蘭的身子連連向后倒去,撞上了桌邊之燭臺。紅色的液體緩緩滴落在地上,如咧著嘴的魔鬼,向著孟天菲咆哮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殺人啦!我不是故意的,對…對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孟天菲自長成,出了李媽媽,從未見過死人,更別說是自己親手殺死的人了。一時間,孟天菲只覺大禍臨頭,不知如何應對,只得坐在地上望著鐘紫蘭瞪大的蒼白雙眼顫抖了起來。

    天漸漸亮了起來,只要再過三個時辰,眾人一醒,便是自己的死期了。孟天菲只覺萬念俱灰,全無生存之意,只想早日陪伴李媽媽,黃泉路上相見,只是不忍自己身世未明,不免遺憾……

    “你若再傻待下去,你當真沒救了!”一個聲音打斷了孟天菲的思緒,來人以輕紗掩面,見著鐘紫蘭的尸首全無畏懼,此人正是凌瀟瀟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怎么會來的!”孟天菲恐懼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重點不是我怎么會來,而是你殺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來告發我的吧!”孟天菲苦笑道,“無所謂,反正橫豎是個死,我也好早日去見我李媽媽!”

    “幼稚!你殺一個人便怕成這樣,若是進了江湖,也只能一死。我不是來落井下石的,我是來救你的。”凌瀟瀟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救我?我與你非親非故,你為何要救我?又如何救我”孟天菲只覺心中萬般疑惑,恐懼也漸漸淡了。

    “為今之計,毀——尸——滅——跡,然后,你來當臨安第一舞妓,由你去花魁大賽!”

    “我?我何德何能來當這臨安第一舞妓?哼,你未免想得太簡單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?鐘紫蘭一死,世上再無人會‘漫花雪舞’,你是她的貼身侍婢,你是唯一見過‘漫花雪舞’最多的人,何況李媽媽如此疼愛于你,必定不會不教過你歌舞。花魁大賽若無舞妓,天下第一樓難逃悠悠之口,我會向樓主大力舉薦你。至于尸首,若是鐘紫蘭死于意外大火中,又有誰會去追究呢?”凌瀟瀟平靜的說著,仿佛一切皆在其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的計謀可行,我為什么要聽命于你,也許我可以就此保住一命,但我豈非一生受你控制。況且,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,你為何要救我?”孟天菲見凌瀟瀟不僅毫無懼色,在這緊要關頭,還能這般有智有謀,這絕非是一簡單風塵女子所能做出的,而其用心,也是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還是不信我。我不怕告訴你,鐘紫蘭的絲帶是我派人做的手腳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?為什么,難道你是要這花魁之名?不,不該是這樣,你若真的為了花魁之名,鐘紫蘭一死,你便穩操勝券,又何須讓我頂上。那你到底是為了什么?”孟天菲極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倒不笨,我為的是你手上的玉墜,只要你答應我,日后你若找到一把劍,用那把劍幫我殺一個人,我就可以讓你名揚天下。”凌瀟瀟臉色忽而轉陰,眼中盡是憎恨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一把劍?”

    “沒錯,你尚未涉足江湖,可能并未聽說過。江湖有一句話叫‘血靈攝仙,鬼嚎動天’,血靈劍威力無窮,可攝仙家之魂魄,怒號起來,鬼哭狼嚎,天下動蕩。而血靈劍自上一個宿主以來便絕跡江湖了,如今唯一能找到它的關鍵,便是你手中的玉墜,名叫‘血靈玉’。”

    “那劍既是這般厲害,江湖中必定人人爭奪,你為何不去,而要我這全無武功底子的人去尋那寶劍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所不知,血靈玉之所以有此一名,除了與血靈劍有莫大關聯之外,另則是血靈玉會吸取人的氣血,除非是它認定的主人,否則不出一年,那人必會因血氣干涸而死。這也是我為什么弄斷鐘紫蘭的絲帶。我并未算到你會來偷玉墜,但我知道這樣一來她必定不會將玉墜還你,不出一年,她也在劫難逃,到時我一樣有方法讓你名揚天下。你帶那玉墜十幾年了,想必它已認定你為她的主人,況且你說玉佩是你娘留給你的,想必你與上一代宿主有莫大淵源,否則你娘也不會放心將血靈玉交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答應你!”孟天菲知道自己身世有跡可尋,一心想弄個明白,自然無心尋死了,權衡之下,只得答應為妙。

    “好!還有一天,你便是天下第一花魁!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,還有,你要記得,江湖就是個廝殺的戰場,你若不殺人,你便只能被殺!”說罷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

打賞本章    舉報本章
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,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!
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
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
打賞查看
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
標題:
內容:
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
* 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。
* 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。

Copyright 2017 www.droaxv.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。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反動、影射政治、黃色、暴力、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,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,請舉報,連城將立刻刪除!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,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

關閉窗口
        
电子游戏3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