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  第二章 夜雨荒廟

章節字數:3140  更新時間:12-04-29 18:01

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(1最快,10最慢)

    荒廟殘破不堪,隨處可見枯藤纏繞、蛛絲橫生,若非余下幾堵墻壁尚可抵擋風雨,南宮雨陌絕不會踏進這個鬼地方。

    她現在真后悔出門前對父親與哥哥許下的承諾,如果早知道旅途這樣寂寞無聊,她寧可待在家里,抓那幾名侍衛跟她過招。

    可是父親南宮恒用一臉贊許的表情看她:“雨兒,爹從來沒有把你當成女孩子養,你知道爹對你的期望。爹完全贊同你的決定,你是該出去歷練一番,開開眼界,真正了解什么是江湖。”

    而從小雙腿殘疾的大哥南宮俊則對她寵溺地微笑:“我們雨兒芳齡十七了,偏偏眼高于頂,連慕容世伯家的三公子慕容笙都看不上,看來只好自己出門撞姻緣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把南宮雨陌說得滿臉緋紅,沖上去擂兄長的胸膛:“哥哥壞,不許取笑我!要找姻緣也得哥先找,我還小,才不想成親呢。”

    南宮世家乃是武林世家,歷代枝繁葉茂,可輪到南宮恒當家主,卻只生下一兒一女。長子南宮俊從小患病,落下殘疾,只能靠輪椅行走。南宮夫人心疼兒子,不忍讓他苦練武功,便逼著他學習琴棋書畫,頤養性情。

    而南宮雨陌一出生便被當成兒子養,連名字都取得比較像男孩。雖然沒有刻意隱瞞外界她是女兒身,但南宮家對她的教育與兒子無異。

    小時候南宮雨陌還意識不到自己身上的責任,稍稍長大一些,她便求母親再為她生個弟弟,將來好繼承父親的衣缽。可南宮夫人只是苦笑,神情有些恍惚。被問得急了,才發出一聲低沉的嘆息:“不會有了,能夠有你們倆……已經難能可貴了……”

    南宮雨陌不明白,可她發現母親忌諱這個問題,所以她懂事地不再追問。

    現在她已經十七歲,可只隨父親出去過兩次,她覺得她始終是溫室里的花,沒有經歷風霜雨雪的考驗,她怕將來難成大器。即使是女孩,她也不能給南宮家丟臉。

    于是她決定獨自外出,獨自去面對紛繁復雜的世界、刀光劍影的江湖。所以,她簡單地收拾了行囊,一身男子打扮,不帶任何隨從就出門“闖蕩江湖”了。

    一路走來,南宮雨陌并沒有遇到什么麻煩,信馬由韁,倒似去郊游一般。

    偏偏今日半路逢雨,將一人一馬滯留在這荒廟之中。她見隔壁廂房看起來稍稍起眼些,便拉了馬走進那廂房,又隨便找了塊石頭,用帕子擦干凈,坐等雨停。

    然后她便看到了那三個戴著面具的神秘人,許是練武之人的天生敏感,她一下子警惕起來。大白天遮遮掩掩,不是好路數,莫非她遇到了什么邪派中人?

    直到為首少年出聲斷喝,她才知道自己已被發現,索性坦然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三位乃是避雨而來,我恰巧比你們先到,就在隔壁坐著,只等雨過便要上路,不知哪里打擾到三位?”為扮男子,南宮雨陌刻意壓低了嗓音,倒讓她的聲音帶著一種沙沙的味道,聽來仿佛有羽毛在撩撥著人心,癢癢的,酥酥的。

    少年不禁抬頭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南宮雨陌怔住,這個“邪派中人”怎會長著一雙如此迷人的眼睛?剛才瞧見他進來時還是氣息冰冷,可此刻,當她對上他的眼睛,卻發現那雙眼里泛起一絲笑意。

    這笑意令他的眼睛越發生動,她恍惚覺得,那是一個春日的湖泊,碧波蕩漾。

    仿佛受了魅惑一般,她忽然覺得心跳加快,連忙移開目光,冷冷道:“怎么不回答我?”

    少年抬抬手,甚至維持著烤火的姿勢,沒有站起來:“姑娘請坐,看你身上的衣服還未干透,萬一生起病來,人在旅途,多有不便。都是江湖中人,姑娘不必忌諱,不妨與我們一起烤火吧。”

    南宮雨陌的臉騰地一下紅了,她此刻真希望自己也戴著面具。原來這人早就看出自己是女子,原來,我的扮相竟然這么差,一眼就能被人看穿?

    郁離與明軒齊齊看向他們的堂主,剛在樓外樓殺過人,滿身的殺氣還未被雨沖盡,此刻卻突然變得溫柔起來。平日里當堂主笑得溫柔時,下一秒就有人命喪在他手上。而此刻,他眼里的溫柔那么真實、那么純凈,那么……動人。

    看到南宮雨陌害羞的模樣,少年眼里的笑意更深,瞳孔深處有星星點點的光芒閃爍:“怎么,害怕了?”

    微微帶著挑釁的語氣,聲音卻輕柔得猶如微風拂過。

    南宮雨陌覺得自己的心已經軟了,下意識地,她不想被眼前這位少年看扁。于是也學著他們的樣子席地而坐,目光看向跳躍的火光。

    她的面容被火光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,雙眸沉靜如水,放下一切戒備,唇邊甚至帶了絲淺淺的笑意,淡得如同月光。

    “姑娘從哪里來,要到哪里去?”少年用手中的木棍輕輕撥弄著火堆,漫不經心地問道。

    南宮雨陌不想隨便在幾個陌生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,于是便撒了個謊:“我是杭州城里人,出城去拜訪一位親戚,不想路上突然下雨,耽擱了行程。”

    見少年沒有反應,她忍不住問道:“你們呢?是什么人?為什么要戴著面具,不肯以真面目示人?”

    少年輕笑:“沒什么,只是相貌太過丑陋,怕嚇壞了別人。”

    南宮雨陌幾乎氣結,長著這樣一雙漂亮的眼睛,他竟然說自己相貌丑陋?忽然有些生氣,連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。她狠狠瞪了少年一眼:“拜托找個好點的借口,這樣的謊話騙小孩子都不信!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瞪著眼睛的樣子有多可愛,那少年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南宮雨陌咬咬唇,避開他的目光:“算了,萍水相逢,我們誰也不必追問彼此的身份。雨過之后,自然各奔東西。”

    郁離與明軒互視一眼,這女孩,怎么好像有些負氣的味道?

    少年看著她,瞳孔收縮,目光漸漸黯淡。默然良久,忽然看向門外,說了句完全挨不上的話:“看這樣子,這場雨今天止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天灰濛濛的,南宮雨陌覺得自己的心情也灰暗起來。若是雨不停,恐怕今天就要夜宿廟中了。可自己一個女子,面對三位陌生男子,縱然她藝高膽大,畢竟江湖經驗不足……

    少年仿佛知她心意,溫和的目光又向她看過來:“不必擔心,我們帶著干糧,若是雨不停,我們把干糧留給你,你宿在廟里,我們冒雨出去。”

    一絲輕微的顫動猶如湖面的漣漪,在南宮雨陌心里悄悄擴散。這個素昧平生的男子,為什么會對她如何溫柔呵護?

    她覺得不好意思起來,訥訥道:“不必,反正這里還有廂房,我的馬也在里面,大不了我宿廂房,你們留在殿內。”

    少年想了想,輕輕點頭:“這樣也好,留你一個人在這荒郊野外,我們也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那場雨果然沒有停歇,反而越下越大。到黃昏時,少年命郁離、明軒拿了干糧出來,分些給南宮雨陌,等她吃完,又折了些木料,到隔壁為她生火。

    等一切安排妥當,少年才回到殿內,坐在火堆前。看著眼前的火光,思緒不知飄向了何方,一雙黑瞳深得見不到底。

    “堂主。”郁離輕輕喚了聲,期期艾艾道,“堂主莫非……對這位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似乎苦笑了一下,滿眼落寞:“你以為我對她有好感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,屬下看堂主很關心這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會?萍水相逢,轉眼便是路人,再不相干了。像我這樣的人,一輩子只該絕情絕愛……”他伸出手,看著自己的指尖,“這雙染滿鮮血的手,怎配去擁抱心愛之人?何況,我根本無法預料,我什么時候……會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堂主!”郁離跪起身來,看著少年,聲音微顫,“請不要這么說,等大王成功了,我們的使命就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這少年,分明就是來自黎國的“貔貅堂”主蒼夜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忠誠的屬下露出惶恐不安的表情,蒼夜微微笑了:“我從來沒抱什么希望,大鳳有麒麟王,這鐵桶江山,恐怕誰都無法撼動。而我……”他的聲音低下去,幾不可聞,“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夜深了,南宮雨陌卻睡不著。她的眼前一直浮現出黑衣少年那雙絕美的眼睛,那雙眼睛,若是長在女子臉上,將會迷倒多少男子?可它偏偏長在男子臉上,而這個男子,時而冷漠,時而溫柔,時而又散發出淡淡的憂傷與迷惘。真是謎一樣的人啊!

    她側耳傾聽,隔壁沒有聲音,于是她悄悄出來,走到殿外。殿門虛掩著,里面火光未熄,還有此起彼伏的鼾聲傳出來。

    她心中微微一動,這三人竟然毫不防備她,否則怎能睡得這么熟?一念至此,心中不知道是喜悅還是苦澀。

    她悄無聲息地推門進去,見那少年背靠柱子,閉著雙眼,發出均勻的呼吸聲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地,她伸出手,輕輕揭下他的面具。

    然后她整個兒呆住——這世上竟有如此漂亮的男人,他是天上的神仙下凡,還是山中的妖靈出世?

    忽然,她的手被一雙修長的手抓住,少年猛地睜眼,目光鎖在她臉上,森冷如刀鋒。

    

打賞本章    舉報本章
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,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!
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
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
打賞查看
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
標題:
內容:
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
* 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。
* 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。

Copyright 2017 www.droaxv.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。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反動、影射政治、黃色、暴力、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,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,請舉報,連城將立刻刪除!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。
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,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

關閉窗口
        
电子游戏3d